长江文艺网站:http://cjwy.qikan.com

长江文艺2021年第3期  文章正文

一点之差

字体:




  曲水镇官面上的人都晓得,倪有根说话,向来不超过三点。镇里的大会小会,让他发个言,他说三点。村里有了紅白喜事,请他代表主人家讲个礼性,他说三点。孙胖子盖房占了朱黑子家拃把宽的地、宋大头家的老母猪被葛小眼的农用车轧了,双方掰扯不清时,找他讨公道,他还是只说三点。几任书记、镇长都说,倪三点说话,抓得住筋,点得准穴位,不像有些村干部,吭哧老半天,也不晓得他说的啥意思。河湾村的人则说,老倪头儿说话,就像程咬金的三斧头,不出手便罢,出手就直奔要命的地方,由不得你不听。就为这些,上面领导来了,书记镇长都会带他们去河湾村,照例也会让倪三点说两句。等他说完三点,领导一高兴,又会以点 ……阅读全文

主办: 长江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1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京ICP备10216796号-8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