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文艺网站:http://cjwy.qikan.com

长江文艺2020年第7期  文章正文

无限的小,就是没有

字体:



   怎么能是病呢?我堂姐听不懂大夫的话。我这一年半,都在犯病?堂姐快急眼了。

   我静静坐在诊室一角,知道自己捅了娄子,如果不是因为我,堂姐不会被我们家手忙脚乱地拉来看病,我们很仓促。

   我悄悄观察堂姐,她过于生动,却不张狂,我从未见過她赤裸着身体横穿马路,她也不胡言乱语,她很整洁,我一直觉得她是个体面的女人,她戴着与发色一致的发箍,头发一丝不苟地被拢起,因为发色足够的黑,光泽很好,她还画着淡妆,像随时在等什么人或什么事的到来。也许因为过于整洁,她今年39岁,也看不出属于临近中年妇女的放弃,那种放弃从不放弃降临的机会,在多数中年女性那 ……阅读全文

主办: 长江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0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