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文艺网站:http://cjwy.qikan.com

长江文艺2020年第5期  文章正文

声音

字体:


   那时候,赵日红爱上了钱蹦儿的姐姐。钱蹦儿还小,当时在读小学,因为小,跟他姐姐睡一张床。赵日红有一天偷偷摸黑走夜路来到了钱蹦儿的家,翻窗摸上了他们的床,钻进了钱蹦儿姐姐的被子。听到姐姐被子里有响声,钱蹦儿就在黑暗中问:“是什么声音,姐姐?”他姐姐吓得不敢说话,赵日红就别着一口怪腔说了:“什么,蹦儿你睡你的,管哪样的声音,是大灵猫进屋来偷食。”钱蹦儿说:“大灵猫能说人话吗?”赵日红说:“大灵猫咋不能说人话?喵……”

   那灵猫叫的声音很野媚,很荒远,很诡魅,让钱蹦儿再不敢说什么。钱蹦儿自小就相信了这深山老林的野兽畜生是能说人话的。你问对了,畜生就跟你对话,没问对, ……阅读全文

主办: 长江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0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