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文艺网站:http://cjwy.qikan.com

长江文艺2018年第11期  文章正文

雉回头

字体:



  槐如大伯的刨子有长有短。短的像长在秧底田里的蚱蜢,提着,随手刨掉木板上泛起的毛刺。长的则像大个的螳螂,得将木料卡在马凳上,槐如大伯弓着腰,双手捏紧长刨子的双耳朵往前推,脚也随之交替往前走,他长疣的鼻子被墨盒里的墨弄得黑黑的,右耳根上夹着孝子国庆发的“红梅”烟。就这样风吹稻浪似的一来一往,用大锯拉开的杉木,脱去粗糙扎手的树皮,慢慢变得光滑,细腻,显露出美丽花纹,一个涡接着一个涡,好像宝伟他们捡到的公鸡尾巴上的翎毛。

  宝伟与翠红比赛,看谁找到的刨花最长,最薄,最好看。刨花已经像弹起来的棉花一样,将保明家的门口都糊住了,办丧事的人就在刨花上走来走去。宝伟和翠红将 ……阅读全文

主办: 长江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9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