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文艺网站:http://cjwy.qikan.com

长江文艺2018年第9期  文章正文

字体:


  北直界有堕龙入村。其行重拙,入某绅家。其户仅可

  容躯,塞而入。家人尽奔,登楼哗噪,铳炮轰然。龙乃出。

  ——蒲松龄《龙》


  我讲过很多我父亲缪一二的故事,那些故事大多跟修桥有关。众所周知,他是一名高级铁路桥梁工程师。关于我们缪家祖上的故事,除了父亲,我更想讲讲祖父、曾祖父、曾曾祖父。无奈的是,关于他们的故事,到祖父那里就戛然而止了——祖父在二十四岁就离世而去。这正值大好年华的死亡,活脱脱像一个携带着阴谋的谜语:这无形的东西,用它自己的重力存在着,不知不觉成为一个巨大的情感包袱,绑在我们缪家子孙后代的后背上。

……阅读全文

主办: 长江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