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文艺网站:http://cjwy.qikan.com

长江文艺2018年第8期  文章正文

下雪了

字体:


  下雪了,雪花像顽皮的小精灵悄悄潜入凌晨3点的a市。她打赌,没人知道这场雪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就连对面的何鸣山也不知道。她站在那儿望了好一会儿了,那个窗洞的灯光大约是两点钟左右熄灭的。他习惯开夜车。一级教授职称就是这么来的,比起托关系走后门要来得纯洁而神圣。他在四楼,比她低了一层,因而他俩照面的时候他的脸庞是仰着的,像向日葵。他仰起时的脸庞比俯着时好看。前者肌肤紧绷显年轻,后者腮帮子挂着,仿佛被一只手捏着似的。男人过了五十就发福了,尤其是不注意锻炼的男人。这是自然规律,自然规律才不会管你一级教授还是国家主席呢。何鸣山不大笑,即使在教学楼的电梯里不期而遇也只是严肃地点点头,好像她是他的学 ……阅读全文

主办: 长江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