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文艺网站:http://cjwy.qikan.com

长江文艺2018年第7期  文章正文

低处的父亲

字体:


  1

  哈子,你超子大跑了,我出去拔鸡,忘了锁门,他就偷着跑了。我知道他像老家时节一样,跑出去要饭去了。我想着既然出去了,那就由着他去,游逛够了也就回来了。谁晓得这都眼看三个月了,还是没见人影子。他爱死哪哒就死哪哒去,没人稀罕他,可你说,他一个超子,拉着个跛脚,颠三晃四的,能跑哪哒去哩?

  是田桂花的电话,我一接通,她就迎头砸过来一长串抱怨。只要不打断,她肯定能絮叨到明天。我及时打断,我说妈既然跑出去了就叫去吧,说明心慌了嘛,一个大活人你不可能一直盯着啊,再等等,说不定明儿就回来了。我这儿正忙,玉米地里放水哩!

  水从左边渠里分流过来, ……阅读全文

主办: 长江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