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文艺网站:http://cjwy.qikan.com

长江文艺2018年第4期  文章正文

剪刀

字体:

1

  俗话说,老子英雄儿好汉。也未必。看看我小叔就知道了,全身上下哪里有半点我爷爷的影子?我爷爷四里八乡有名的硬茬子、狠角,一辈子没对谁低声下气过。最大的软肋就是这个小儿子,老实、胆小。老实不说,还窝囊,软柿子一个,里里外外没个男人样。哪怕有他老子的十分之一呢,哪怕有他哥的十分之一呢。


  他哥就是我爸。我奶奶这辈子总共就生了俩,俩都是儿子。老大没问题,“好汉”不敢说,男人的样子该有还是有的,起码在家里说一不二。弟弟就不行了,外面不行,家里也不行。我小婶李万菊打一进门起就没把这个男人放在眼里过。我小叔这样的男人,十之八九的女人都不会放在眼里。

阅读全文

主办: 长江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