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文艺网站:http://cjwy.qikan.com

长江文艺2017年第11期  文章正文

收泪的日子

字体:


  父亲的灵柩安放后还有一个复山的仪式,按习俗在第二天举行,由我领着兄弟姐妹来把坟头复大复圆,随着殡葬制度的改革,在出殡当天烧过回头纸后一齐办了。孝子们纷纷卸下身上的孝衣,折叠整齐,知客大声宣布了父亲的“五七”和“百日”的具体日期,土工们在拾掇他们的铁锨、棕绳和自制的运棺车,整个丧事就算结束了。这时,兄弟艳亮脸上带着泪痕走到我身边,声音怯怯地问:“哥,啥会儿去咱舅家收泪?”艳亮四十出头的人了,总是一副不敢说话的样子,见了生人熟人都是怯怯的。

  我正发愣,犹如一场梦没有做完。父亲倒头后,迅速成立了以老家长为主的治丧小组,一切都按老家的习俗,开始紧锣密鼓地筹备:买寿衣、扯白 ……阅读全文

主办: 长江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7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