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文艺网站:http://cjwy.qikan.com

长江文艺2017年第10期  文章正文

冬韭

字体:


  乡长在作总结性讲话的时候,郭老良突觉头皮狠狠疼了一下,似被破理发推子夹了头发硬薅的那种疼,又似被没磨快的钝刮脸刀子硬剃胡子的疼,疼,疼,火辣辣,一次又一次,一次比一次厲害。郭老良凝神想了想,心里毛上来,但领导在讲话,屁股再长刺,也得忍着。总算忍到散会了,郭老良起身往外走,主持座谈会的副乡长拦过来,说大叔,不能走,会后有聚餐,乡领导还要给各位敬酒呢。郭老良说,那么多人,不差我一个。副乡长说,刚才大叔的发言挺好,乡长还想单独跟你唠唠呢。郭老良怔了怔,反问,我个土老冒,会上连个屁都没放,咋个好?副乡长讪笑说,大叔虽没说啥,可你外出打工二十多年,年纪大了主动回乡参加新农村建设,就凭这,比说 ……阅读全文

主办: 长江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