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文艺网站:http://cjwy.qikan.com

长江文艺2017年第8期  文章正文

斧头志

字体:


  1

  首次见到那把斧头,它就给了我教训。那时,我年幼,不知什么原因爬上了老屋的阁楼。短暂地满眼漆黑过后,从土墙缝隙挤进来的天光,在我眼前扎出游弋的小光斑,那把碳钢斧跳进了我视线。它安静地竖立在老式的木工工具箱一角,斧柄杏黄油亮,斧面黝黑如墨,斧口清冷泛光。我伸出指尖摸去,手指一阵薄凉,而指尖在微微屈曲中竟划出血口。

  气恼中,我拎出斧头,带下阁楼,扔在堂屋门槛前。响声惊动了祖母,她颠着小脚跑上前,叱责:你这不知事的伢子,这可是你祖父的宝贝!说着,弯下腰,双手抱起斧头,又重新归之阁楼。

  这把不寻常的斧头,我长辈都熟悉它的来历,到了我这 ……阅读全文

·注册用户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非注册用户请先注册

主办: 长江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7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