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文艺网站:http://cjwy.qikan.com

长江文艺2017年第8期  文章正文

我敬重,我批评

字体:


  我的批评一直是比较刻薄的,或者换一种说法,是犀利。这是朋友给我下的定义,我觉得也对。因此,我和作家的关系,自然也比较复杂。有些作家,比如陈忠实、杨显惠,作为前辈,他们都很善意地接纳了我的批评,并成为了忘年交。有些,就似乎成了仇敌,老死不相往来。还有一些,就在不离不弃之间,场面上都可以应付一下,但肯定没有私交。李建军说,一个批评家如果没有几个仇敌作家,就不是合格的批评家。似乎也有道理。本来我生性淡薄,不善交际,正好可以静心读书。

  我在《文学自由谈》2015年6期发表了一篇文章《霜刃未曾试——我与十年谈》,其中对我的文学批评多有反思,我说:

  多年前, ……阅读全文

·注册用户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非注册用户请先注册

主办: 长江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7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