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文艺网站:http://cjwy.qikan.com

长江文艺2017年第7期  文章正文

抄家伙

字体:


  很奇怪,我一路跑回家时,并没有人跟着我,自然也没人跳出来挡住我的去路。就那样,我顺利地跑回了家。我想干什么呢?我站在门楼想了一会,才记起,我是回来拿家伙的。用大丁的话说,我们各自回家抄家伙。我们这伙人终于和他们打起来了,是的,干起来了,一年多了,我们一直在密谋着和他们干一场,他们估计也是,总之,彼此都等好久了,终于,机会到了,要开打了。也就在这关键时刻,我们发现手里没家伙,像母亲上市买菜忘了带钱。那就各自回去抄家伙吧,大丁说。他们也默认了大丁的建议,看着我们四散而去,倒像是我们这伙人在落荒而逃了。事实上不是,我们不是怕事的人,甚至说,我们还是好事者,马街上混的人都知道,我们自称是“ ……阅读全文

·注册用户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非注册用户请先注册

主办: 长江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7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