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文艺网站:http://cjwy.qikan.com

长江文艺2017年第6期  文章正文

半坝

字体:


  1

  春雨刚过,沟沟坎坎的植物就铆足了劲儿,一夜之间便疯长起来。丫丫坟墓四周高高低低的杏樹更是迫不及待,吐出满枝豆粒大小的芽苞。芽苞们鼓溜溜的,恨不得马上把身体炸开。风被清香引过来,围着芽苞荡了几下,又不声不响地离去。

  郑一全给每棵杏树都筑了半尺多高的土坝,不然,雨是存不住的。去年种下的一棵,弱弱柔柔的,郑一全以为活不了,没想也吐绿了。郑一全摸黑爬起,干完活,天刚放亮。他歇了一会儿,点了一支烟。听到微细的声响,他慢慢扭过头。几米远的地方,一只雪白的兔子冲他仰着脑袋。白兔的眼睛红得透明,和毛色一样,没有半丝杂质。郑一全突然就呆了。他没见过雪白的野兔。 ……阅读全文

·注册用户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非注册用户请先注册

主办: 长江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7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