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文艺网站:http://cjwy.qikan.com

长江文艺2017年第3期  文章正文

毒苗

字体:


  我还在梦中,我妈揪了我的耳朵说,还不起来,对门黄有苗就帮他妈挑水了。一个娃子两只桶,三个老头一般高。妈没真揪,我还是耿耿。三个老头一般高,黄有苗毕竟有桶高。

  我起来,到门前吆喝,走哇。太阳还没闪边,黄土河霧气蒙蒙。黄有苗磨蹭一会儿,才上横路。手里捉一个红薯,边走边吃,并不吐皮。破布缝的书包吊在屁股上,一颠一颠。

  我们老师叫石闹娃子。石闹娃子小时候好哭。小娃子见了娘,无事哭三场。石闹娃子见谁都哭,见不到人更哭,白天哭,晚上还哭,这就不讨人喜欢了。黄土河人说,只有把指头上的血抹到石头上,哭娃子才能止住。这法子残忍,抹上血的石头,天长日久,养气化形,也 ……阅读全文

·注册用户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非注册用户请先注册

主办: 长江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7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