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文艺网站:http://cjwy.qikan.com

长江文艺2017年第3期  文章正文

光阴百合

字体:


  1

  母亲和父亲吵吵闹闹了一辈子。我问过母亲,问她为什么不能改改粗暴的脾气。母亲说,她自己就是个急性子的人,看不得火烧眉毛还在呼呼睡大觉。我也问过父亲,问他为什么不娶个教师同行做女人。父亲说母亲这母老虎的秉性能饶过他,再说那个时代都是父母做主,服从就是对父母最好的孝敬。在评价父母爱情的立场上我始终觉得父亲真有一副菩萨心肠,而母亲就是菩萨考验父亲修行的另一个化身。渐渐的做子女的我们耳朵也时常被他俩的吵闹声听油化了:只能一只耳朵听进去另一只耳朵冒出来。我也摸透了父母的脾性,在穿越光阴的日子里逐渐成长。

  2

  母亲经常跟我说她嫁给父亲完全 ……阅读全文

·注册用户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非注册用户请先注册

主办: 长江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7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