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文艺网站:http://cjwy.qikan.com

长江文艺2014年第12期  文章正文

无极之痛

字体:


  一

  刚把一天杀掉,新的一天又活过来了。储南红觉得,每对付这生生灭灭的一天又一天,就得使尽全身上下所有的力气。尽管一不小心就活了三十岁,却还是手生得很,倘若是个屠夫,只怕都给猪开膛破肚了,猪还能哼哼着满街跑。

  正值八月,又是顶层,这租来的两室一厅成了栽培蔬菜的温室,自给自足地制造着热量,昼夜不歇。人就是这温室里的蔬菜,由于终日被炙烤着,已经接近半熟。说是睡觉,倒更像是泡了一夜的澡堂子,早晨醒来一看,身下的床单出现了一个人形的水印,有手有脚,几欲从床上站起来了。张群还没有醒来,浑身上下只穿着一条短裤,躺在一洼同样的水渍中,一张床单几乎都被他俩睡湿了, ……阅读全文

主办: 长江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