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文艺网站:http://cjwy.qikan.com

长江文艺2014年第2期  文章正文

张灯结彩

字体:


  1 那天,老张恼怒地抓起桌子上一个蓝底白花的小盖碗,不管不顾地向妻子砸去,妻子本能地低头躲闪,还是被砸在了后脑上,小盖碗清脆地掉在地上,当即摔得粉碎。粉碎的蓝白碎片很长时间都没有打扫干净,角角落落到处都是。当时妻子冯洁都蒙了,要不是脑后面别着一枚蝴蝶型的大号黑色发卡,她肯定会头破血流,甚至都有脑震荡的危险。可即使被发卡挡了一下,冯洁的脑袋还是起了一个大血包,好长时间才消退下去。冯洁经常摸着留有疤痕的脑袋想,那天我说了什么刺激他的话了吗?我什么都没说呀,他对我如此狠手,这哪是三十五年的夫妻,分明就是仇敌呀?委屈而又气愤的冯洁想来想去,始终没有想出来老张暴怒的原因。也就是从那天开始,老 ……阅读全文

主办: 长江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