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文艺网站:http://cjwy.qikan.com

长江文艺2008年第12期  文章正文

妈妈(短篇)

字体:


  男孩的样子越来越不讨喜,尖窄的瘦脸布满灰白的蛔虫斑,枯黄的头发奋力纠结成团,眼睛躲躲闪闪,两片厚嘴唇倔倔地向前伸着,因为缺乏某些营养元素,颜色暗淡,且多处皲裂渗血。

  除了爷爷,没人知道他的大名。全村人都喊他沙牛。沙牛就是母牛。在观音桥,雌性动物的名称有两种用途,一是用来骂女人:你这条母狗!你这母猪坯子!二是用来取小名:母爬子,母羊。但不久人们就发现,并不是名字越贱孩子就越好养活,村里有个叫母猫的孩子不到十岁就死了,就因为一只寸把长的锈钉子。于是,毛毛、蛋蛋之类的称呼代替了那些雌性动物。

  只有沙牛两个字还在被人刺耳地叫着,像一声迎着风的破喉咙,粗拉 ……阅读全文

主办: 长江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1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京ICP备10216796号-8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