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文艺网站:http://cjwy.qikan.com

长江文艺2008年第7期  文章正文

卖香菜的父亲

字体:


  那天去饭店吃饭,看见有一盘香菜。用筷子夹起—根放入嘴里,咀嚼起来竟尝到了一种过去的大苦楚,因为它让我想起了父亲,想起了父亲种的香菜。

  父亲种香菜卖的时候已经是60岁了。作为家里的“老噶嗒”,我的大侄子也要比我大好多岁。那时我的几个哥哥、姐姐都已经成家立业,只有我还包在襁褓里。

  当时我们的家就已经从爷爷留下来的祖房里搬出去让给三哥结婚用了,而父亲和母亲带着我住进不足30平方的马架里。快8岁的时候,那天我扯着父亲快要风化掉的衣襟说,爹,爹,我也要去上学,老王家的铁蛋都快上二年级了。爹摸着我的小脑袋说,娃子,要不是因为家里没钱我早都让你上学了,你几个哥 ……阅读全文

主办: 长江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